7
话说BSNS

话说BSNS

BSNS是基于职业社交关系和高质量内容的社会化商务平台。 “职业社交关系”阐述的是什么样的人和关系; “高质量的内容”强调的是所创造内容的优劣; “社会化商务”传递的是盈利模式的来源路径; “平台”二字告诉我们,我们不是要做一个产品,而是要创造一个有血有肉的BSNS平台! 这个平台可以同时满足职业人士的社交需求、中小企业的营销需求、求职者和雇主的商务需求 社交需求(人)的满足,可以产生人、关系流和信息流 营销需求(企业)和商务需求(人和企业)的满足,可以产生现金流! 这样的一个平台=人+企业+需求=关系+内容+传播=社交+营销+商务 这样的一个平台=人+内容=关系+传播=社交+商务 这样的一个平台可以最大化地还原一个人在现实生活中的社会关系、商业行为和日常活动! 因此,这样一个平台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基于职业社交关系和高质量内容的社会化商务平台!
详细i运营
我们致力于研究基于职业社交关系和高质量内容的社会化商务平台。 “职业社交关系”定位的是中高端人士和关系~~ “高质量的内容”强调的是所创造内容的优劣~~ “社会化商务”传递的是盈利模式的来源路径~~ “平台”二字 更详细
  • 行业:电子商务技术
  • 地址:杭州市文二路212号高新大厦18楼
  • 电话:0571-56021280
  • 传真:0571-88914025
  • 联系人:张聪聪
公告
工作无大小~~ 只是分工不同! 贡献无多少~~ 要看用心没有!!!! 话说BSNS QQ交流群:92140942
更多 申请加入成员列表
管理员
toyess
员工
ry1530
员工
admedia
合作伙伴
wys1988bj
员工
editor
合作伙伴
silencesky
客户
seostudy
合作伙伴
b2bsns
同行
econea
员工
corporate
同行
seobear
同行
yukebrand
客户

潘多拉的启示

字体大小: - - ccz   发表于 11-08-19 19:17     阅读(4070)   评论(5)     分类:

 

潘多拉的启示

作者: | 发表时间:八月 - 17 - 2011 | 分类:变量

在以潘多拉为代表的众多在线音乐电台身上,人们看到了互联网科技和音乐产业重新拥抱的希望。

在2011年上市的美国高科技公司中,于6月中旬登录纽交所的在线音乐电台服务提供商潘多拉(Pandora)是最耀眼的明星之一。

 

这是因为自新世纪以来,沿着黑胶唱片时代、磁带时代、CD时代一路走来的,由科技推动音乐产业发展的轨迹,突然被互联网上的数字音乐大潮所冲断——唱片公司和乐迷被互联网隔离开来,整个音乐产业在盗版横行、歌手自立门户的大潮中大厦将倾。在整整一个时代肆无忌惮的盗版音乐散播之下,科技和音乐、技术方和版权方,已经成为了势同水火的仇敌。

然而,作为第一个以“收费在线音乐服务”概念上市的公司,潘多拉给正逐渐衰落的音乐产业带来了一丝曙光。人们在以潘多拉为代表的众多在线音乐电台身上,看到了互联网科技和音乐产业重新拥抱的希望。

据潘多拉官方透露,潘多拉在线音乐电台服务已经占全美电台市场份额(包括在线、离线和卫星电台)的2.3%。其中,有一半的用户访问来自于移动终端。而来自尼尔森最近的一次调查显示,潘多拉是唯一一个在iOS,Android和黑莓这3大终端上面同时位列前五的应用。

如今,和音乐产业的首席掘墓人——Napster几乎同时诞生的潘多拉,在几经波折之后终于修成正果。而Napster、SpiralFrog以及Myspace Music等音乐服务,却都在4大唱片公司的版权官司面前或销声匿迹,或苟延残喘。

而在潘多拉长年蛰伏到一鸣惊人,再一路高奏凯歌、直至上市的历程中,蕴含着对音乐产业颇多的珍贵启示。

音乐与技术的默契结合

与大多数数字音乐从业者的技术背景不同,潘多拉的创始人蒂姆·韦斯特格兰(Tim Westergren)是一位钢琴师。他在创办潘多拉之前,曾在一家摇滚乐队演出10年,之后从事了一段时间的电影配乐工作。

虽然不是技术背景出身,但韦斯特格兰的创业点子却是彻头彻尾的技术范儿。

1999年,韦斯特格兰和创业伙伴Will Glaser构思了“音乐基因组”计划。该计划旨在“捕捉音乐的本质属性”,并依此将海量音乐分组归类。最初,该计划一开始极其细致地总结出400种音乐基因,且每个基因被赋予量度数值。其中,摇滚和流行音乐包含其中的150余种,Rap 包含350种,爵士乐则囊括将近全部的400种。这种基因分析归类方法,实际上是一种数学函数。

2000年初,韦斯特格兰找到了另一位创业伙伴,有过成功创业经历的Jon Kraft来负责商业运营。之后,他们成立了野人野兽(Savage Beast)科技公司,并获得15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

野人野兽公司的第一笔业务,是将用“音乐基因组计划”系统重新组合后的歌曲,推荐售卖给百思买和美国在线。这笔业务为公司最初的发展提供了现金流。

然而不久,美国的互联网泡沫破裂,潘多拉遇到了自己的第一个生死关头——风投对潘多拉这个包裹着高科技外衣,实际上是以自己员工的音乐品位为卖点,而非电子科技的公司毫无兴趣。于是,在搬迁通知、员工索薪控告传票的陪伴中,韦斯特格兰开始了漫长的化缘之旅。

2001年1月,苹果发布iTunes,紧接着在当年10月份发布了iPod。10年过后回望,正是从这两款将音乐和科技重新整合的产品开始,苹果将自己的客户由电脑爱好者人群,扩展到了几乎所有人。也正是这两款划时代的产品,让韦斯特格兰更加坚定了自己参与音乐产业重整的信念。

2004年3月份,执著的韦斯特格兰进行了他对风投的第348次上门推销。幸运的是,他这次遇到了音乐家出身的沃顿风险资本(Walden Venture Capital)合伙人Larry Marcus。韦斯特格兰这次拿到了900万美元,潘多拉迎来了自己的第一次起死回生。

韦斯特格兰先拿出200万美元偿还了拖欠员工的薪水,之后进行了创业以来的最大战略调整: 从给AOL和百思买提供B2B服务的商业模式中进化,建立了自己的Web版音乐电台,并且随后将公司改名为“潘多拉”,开始直接向用户提供音乐收听服务。韦斯特格兰还聘请曾在E-Loan工作的 Joe Kennedy担任CEO。网站立刻迎来了巨大的流量。

潘多拉真正实现了韦斯特格兰的梦想:通过技术,向用户智慧地推荐音乐。

将一位歌手,或者一首歌名输入搜索框之后回车,潘多拉会立刻返回一个“频道”,给出一系列系统认为与输入歌手或者曲目风格相近的曲目库。例如,输入Charlotte Gainsbourg,潘多拉就会给出包含Feist,Viva Voce和Belle&Sebastian乐团在内的气息派嗓音的歌手。用户也可以拒绝系统的推荐,重新寻找更符合自己口味的“频道”。 而给予两次消极反馈的歌手,他的曲子便不再向收听者推荐。与Myspace Music和最近声名鹊起的欧洲在线音乐服务提供商Spotify不同,潘多拉不提供直接的音乐搜索服务。

潘多拉的诞生,很快便引起了硅谷的注意——2005年8月20日,TechCrunch创始人Mike Arrington和潘多拉CTO Tom Conrad参加Barcamp过后,刚刚成立45天的TechCrunch登出了第一篇关于潘多拉的博客报道《挖掘音乐长尾》。2005年12月,潘多拉卖出了自己的第一个广告。

在2007年初,潘多拉的美国用户已经达到600万之众。然而,在潘多拉迅速崛起的同时,一直虎视眈眈的唱片商终于沉不住气了。它们在2007年开始向潘多拉展开版权攻势,潘多拉的免费午餐时间结束。潘多拉自此不得不关闭了对美国以外地区用户的服务,并且开始支付巨额的版权费用。

潘多拉再次到了生死边缘。2007-2008年间,“潘多拉将最终倒下”,“又一个音乐版权牺牲品”这样的标题开始充斥媒体。

然而,韦斯特格兰“技术改变音乐”的执著信仰,再一次挽救了潘多拉。2008年,App Store诞生,潘多拉成为了第一批上架的免费应用。韦斯特格兰回忆说,几乎就在App Store上线的一夜之间,潘多拉的用户数量便增长了一倍。

自此,韦斯特格兰和乔布斯——两个相信技术改变世界的人的事业终于碰撞到了一起,不约而同地改变着音乐产业。更重要的是,飞速成长的潘多拉和飞速成长的苹果一起,开始在与唱片公司的博弈中逐渐占得上风。

在版权博弈中胜出

潘多拉的收入来源于3部分——广告、付费用户,以及iTunes和亚马逊的音乐销售分成。

潘多拉提交的上市文件显示,其音乐库中拥有8万名歌手,80万首歌曲和8000万用户(潘多拉官方在上市后第一次分析师会议上透露,这一数字已经达到1亿。两年间增长率分别为100%,74%),其中3600万为月度活跃用户。截止到2011年1月份的2011财年(潘多拉财年从上年2月份至当年1人份为计)收入1.38亿美元,净亏损180万美元。在紧接着的2012年第一财季,潘多拉收入为5100万美元,同比增长71%。

现在看来,潘多拉今年实现盈利并不成问题。然而,招股说明书却显示,潘多拉一半的收入都被用于购买音乐版权。

在各种采访和分析师电话会议中,潘多拉的管理层对现在的音乐版权成本都表示“可以接受”。然而,这却是潘多拉与唱片公司长期斗争所换来的结果。

2007年,以4大唱片公司为主干的权威版权组织——SoundExchange向快速增长的诸多在线电台祭出杀招,宣布即将提高在线电台(离线电台和卫星电台不含在内)的音乐版权收费——每首歌曲播放一次的版权费用提高到0.19美分。这意味着在线电台的版权成本陡然增长了近3倍。

众多在线电台没有束手待毙,它们马上成立了针锋相对的维权组织SaveNetRadio.org。潘多拉管理层则立刻雇请了游说团到华盛顿游说国会的版权委员会(Copyright Royalty Board,CRB),并动员数量庞大的潘多拉音乐服务的使用者们(绝大多数是免费用户)和独立乐团以“商业用户”而非“使用者”的身份集体请愿。2007年6月26日,除了Last.fm之外的所有在线音乐电台在这一天停播一天,以向SoundExchange和CRB示威。

这一场拉锯战持续了两年。直至2009年7月,这场版权费的讨价还价才尘埃落定。SoundExchange决定,像潘多拉这样以广告为主要收入之一的在线音乐电台,可以一次性缴取年收入的25%,或者每首歌的版权费按年递涨10%。潘多拉在2009年的版权费是0.093美分,这意味着到2015年这一费用将达到0.14美分。协约达成不久后的2009年末,潘多拉便迎来了自己的第一个盈利财季。

 潘多拉CTO Tom Conrad向媒体回忆,2008年爆发的移动互联网大潮,以及随后在线音乐电台的飞速成长,直接促成了版权方的妥协。

事实证明,抱残守缺的版权内容方,永远不会主动妥协。而在歌手纷纷独立的背景下,它们更会死死抓住版权这一唯一可靠的“现金牛”。而以潘多拉为首的在线音乐电台,和苹果(唯一一家和4大唱片公司达成合作的云音乐服务提供商)一样,靠着自己实力的迅速成长,在谈判桌上逐渐取得主动,改变了攻守之势。

而潘多拉和苹果在版权博弈的胜出也表明,一向不肯放低姿态的唱片公司也开始逐渐意识到,必须通过技术革命来重新组合音乐形式,才有机会重塑往日辉煌。

中国的在线电台崛起

其实,在线音乐电台在中国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物。Last.fm中文版2006年便已推出。随后,豆瓣音乐电台等一系列电台开始出现。

实际上,中国的在线音乐电台比美国进化得更为迅速。目前,中国存在着以豆瓣、人人等背靠综合SNS的音乐电台;以虾米为代表的垂直社区音乐电台;以巨鲸、酷我为代表的背靠版权资源和客户端的电台;以新浪乐库为代表的背靠门户网站的电台。

潘多拉的上市成功,给大洋彼岸的这些同样欲改造音乐产业的梦想者们以极大的鼓舞。

服务模式更像Spotify的酷我听听,其app在安智市场所有应用中长期排在前10位。酷我CEO雷鸣对《商业价值》表示,潘多拉之所以能够快速成功,是因为美国严格的版权环境;但潘多拉的盈利模式明显单薄。而在中国,除了广告之外则有游戏联合运营这一已经比较成熟的盈利模式。雷鸣向本刊透露,目前酷我已经达到盈亏平衡,正在进行游戏运营和VIP付费服务的尝试。

无独有偶。巨鲸音乐网CEO陈戈也认为中国的音乐电台前程远大。他对本刊表示,潘多拉来自于渠道(与iTunes和亚马逊分成)的收入其实很少,媒体难以跨越自身局限。而中国的音乐电台们则至少比潘多拉多了两个收入模式:游戏运营和音乐下载等增值服务。

巨鲸音乐网最近收购了一听音乐,陈戈向本刊透露,其将于9月份推出包月服务。而巨鲸的第一款社交游戏也已经在7月末上线,陈戈对它寄予厚望。

“我们不能控制用户需求,而只能去满足用户需求。”陈戈说。

潘多拉也并没有停止创新的脚步。继5月份添加了笑话内容之外,7月份,潘多拉进行了诞生以来的最大一次改版——不但用HTML5技术重新设计了内容界面,并且增加了诸多社交按钮。

潘多拉的成功似乎在证明,音乐与科技重新拥抱的契机已经出现,但规则尚未建立。而在此时,中国的在线音乐电台们踌躇满志。在它们看来,这边的风景也许会更好。

返回文章列表标签:   潘多拉   虾米网   豆瓣电台   音乐  

分享到:

下一篇:揭秘Facebook研发试验室 上一篇:音乐在云端

发表评论评论 (5)
  • shiso9000 - 11-08-21 10:13
    我的企业博客刚刚建立,大家多加我好友,多来看看啊
  • 168zshuayi - 11-08-21 09:26
    加油,支持一下,希望会有更好的发展。
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   游客无须输入密码     注册企博网帐号

验证码